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两千人剧场到鸟巢十万歌迷,没解散没撕逼,五月天为何红了25年?

时间:2023-05-09 00:12:32 | 浏览:782

一、五个男孩的梦故事从青春里的一个夏天开始,五个男孩子都还在相信梦的年纪。阿信是个梦想家,喜欢一切浪漫而宏大的事物,他想过当漫画家,想过当科学家,最后唯一做成的是吉他社社长。但也无碍他的浪漫,他在博客中写下:宇宙中,不停地有星星诞生,世界开

一、五个男孩的梦

故事从青春里的一个夏天开始,五个男孩子都还在相信梦的年纪。

阿信是个梦想家,喜欢一切浪漫而宏大的事物,他想过当漫画家,想过当科学家,最后唯一做成的是吉他社社长。

但也无碍他的浪漫,他在博客中写下:

宇宙中,不停地有星星诞生,世界开始形成的第一天,就有我们的位置,我们就在那位置上,好好为将来的相遇而成长着。

没有什么比这更适合形容五月天的相逢了。

怪兽的父亲是一名律师,希望儿子长大能继承衣钵。

小时候怪兽要学吉他,父亲以为只是小孩子在耍帅,没在意。

但怪兽比别的小朋友多了很多耐心,他专挑最难练的曲子,然后一小节一小节的攻克掉,音乐从此成为他对抗父亲的真理。

三号吉他手石头,最早对音乐抱有笃定的信仰,温柔的外表看起来很有迷惑性,却是五个人里打架最凶的一个。

年纪最小的贝斯手玛莎,小时候被寄养在亲戚家,又不爱说话,经常被邻居欺负。

他孤独又敏感的童年里,蒙着被子听披头士,是他唯一和世界和解的方式。

五号鼓手刘冠佑,在小伙伴的崇拜,和女生的情书中,早早就找到了音乐的快乐。

后来他是五月天里上杂志次数最多的一个,因为绯闻。

五个男孩的故事在高中种下种子,然后在大学肆意生长。

在还不知道未来如何的时候,梦想是他们对音乐唯一的解释,一边是学校繁重的功课,一边是父母的反对。

在怪兽家通宵达旦的排练,接到的活计却小得可怜,有时候没报酬,有时候是一顿免费的炸鸡。

阿信的妈妈劝他务实一点:“如果继续和他们玩音乐,你以后只能当乞丐。”

在地下的这段岁月里,他们像一粒萌发的种子,顽强地顶开坚硬的土壤。

九八年的一个下午,玛莎翘了课,骑着他的小绵羊,从辅仁大学到实践大学,接走了刚刚点完名的阿信。

他们来到光复南路的滚石唱片,把录好的小样拿给前台小姐,叮嘱道:“就算扔掉也要先听过再扔哦。”

那个下午,男孩们还在为期末考试和逃课担惊受怕,却没想到,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轰然降临。

二、从低谷到巅峰

1999年七月,五月天交付第一张专辑,环顾四周,一片茫然。

玩摇滚一定要对抗,要叛逆,可是台湾正处黄金时代,经济增量稳定,全民保健制度完善,省民幸福指数爆表。

第一张专辑狂卖30万张,出道即巅峰的五月天很快遇到了第一个挑战,玛莎和怪兽要去服兵役,红如小虎队也没能扛过兵役的考验。

所有人都认为这支还未褪去学生气的队伍,要解散了,他们举办了一场告别演唱会。

暴雨中,两万人站着听完最后一首歌不肯离去,粉丝们哭着说,会等你们一辈子。

但一辈子实在太久了,太重的承诺往往有去无回,冠佑甚至和阿信打赌,两年后没有人会记得他们。

2003年五月天回归首场演唱会,等候他们的歌迷激增到了四万,打赌输了的冠佑在台上跳天鹅舞,从此五月天的音乐在台湾省遍地开花。

男孩们的野心越来越大,他们踏上了北京的征程,第一场演出在无名高地酒吧,票价三十元,只有二十人买票,在一片嘘声中,阿信高唱倔强:

我和我最后的倔强

握紧双手绝对不放

下一站是不是天堂

就算失望 不能绝望

我和我骄傲的倔强

我在风中大声地唱

这一次为自己疯狂

就这一次 我和我的倔强

从2000人的北展剧场,到12000人的工人体育馆,从18000人的首都体育馆,到40000人的首都体育场,最后在2012,全球悲观的世界末日之